十九大
   
沂水民间故事
发布人:沂水县情网  查看次数: 4739 次 关键字:沂水民间故事  发布时间: 2011-03-25
沂水民间故事
 
铁牛拜干娘
 
水游英雄李逵脾气粗直,可对老人十分孝敬。他自幼丧父,和母亲一起一口黄连一捣泪地熬日月。他对母亲从来是尊重孝顺。家中贫寒,没好东西吃,李逵上山打柴摘把酸枣也给母亲留着。百丈村的乡亲都夸李逵细理孝顺,常常拿他做样子询教自已的孩子。
李逵十八岁那年,有一天从城里卖柴回来,刚进家门就见一个人找他。这人十八、九岁,衣服破烂,满脸尘土,两眼血丝缕缕,一头乱发蓬蓬。他见到李逵回来,扑通跪倒,口中直喊:¨大哥,帮帮兄弟吧。"李逵愣了,忙扶起他问:"你有什么事?快说!"那人说:"小弟名叫李贵,家住百丈岭北面靠百峪,家有老娘双日失明,躺在床上起不来,小弟没钱买粮买药,急得扔石头打天。李大哥孝敬老人远近闯名,我今天才慕名来求大哥帮忙,万望大哥可怜可怜!"
李逵向来是路见难者慷慨解囊的人,如今一听这话,心里早急得猫爪儿掏心似的。忙说:"行,行!你咋不早来!。说完把自已卖柴的钱兜底儿倒出来,大把抓给了李贵。又把自已给娘买的点心送上一半。临走,李逵对李贵说:"你回家好好为老娘抓药
治病,伺候好老人,钱没了再来拿,大哥不是财主,可斧子一抡就有柴,一天卖两担,财神爷也眼馋哩。"李贵千恩万谢她地乐悠悠地走了。

 
从此,李贵三天五日来向李逵讨钱,李逵也赶星星追日头地打柴卖,人累瘦了,胡子乍起来,他满不在乎。他觉得自已帮助李贯孝敬老人,钱花得值,力也出得值。这样过了两三个月。一天,李逵进城卖柴正碰上靠百峪的人,打问李贵的情况。那人把嘴一撇说:"呸,下流坯,赌博鬼。这些天不知和哪个傻瓜交上朋友,骗了点钱,回家不赌就嫖,瞎子老娘躺在床上晾了鱼干,呼天号地没人问。"李逵一听,肺差点气炸了。一把抓住那人前胸,大声吼道:"你说得当真?"那人又惊又吓,哆哆嗦嗦地说:"你这人疯了?不真,算我满嘴喷粪。不信,你去靠百峪打听打听,谁不骂李贵这不义之徒。"李逵松开手,心想自己是 "打酒打到水,交人交到鬼。大骂道:"好啊,李贵,你原来是这样的畜牲!"骂完甩开大步直奔靠百峪而来。
靠百峪紧挨着百丈岭,一条小胡同曲曲弯弯,从东头拐到西头。李逵打听到李贵的家,只见小院子又破又旧,一间茅屋又黑又矮,破陋不堪。李逵弯下腰走进屋,果然见一个瞎老婆婆躺在床上,骨瘦如柴,眼眶儿深得象黑洞洞的枯井。李逵走上前问:“伯母,李贵哪儿去啦?”严老人听见有人问,叹口气说:"唉,他还上哪儿,赌场是他老家。我病在床上起不得身,天天连口水也不给我端,亏得邻居来照应,要不,我早见阎王了。"李逵再也听不下去了,只气得六腑乱搅,七窍生烟,牙咬得咯吱吱,恨不得一把抓过李贵,活剥他的皮。可他一看床上躺的老人,心里就犯嘀咕:这不是在自己家里,得耐一耐性子。于是把兜里揣的点心递给李贵娘,李贵娘的两眼里挤出了泪水,嘴唇颤抖着说:"好人,你是哪里人?找贵儿有甚事?"李逵说:"伯母,我叫李遥,原来是李贵的朋友,如今要来教训他,叫他好生孝敬你老人家。"老人说:"那感情好。"
李逵安顿好老人,气冲冲地来到赌场,一见李贵正大吆小喝地赌得火热,不由火气烧到眉毛梢,大喊一声:"好啊,骗人的畜牲,今天我认得你了!"一把揪住李贵的头发,一下就摔出屋门。李贵正赌在兴头上,万没想到会挨这么一摔,晕乎乎还以为谁和他闹着玩呢,骂骂例例地说:"你狗东西干啥呀,我正要扳回这一局呢。"可爬起来一看,是李逵铁塔般地耸立在面前,一下子吓瘫了,顺势跪在李逵脚前说:"不知大哥来,失迎了,失迎了。"李逵气得眼珠子要爆出来,说:"少来这套花言巧语,今天你就是唾沫星子变成金豆子,我铁牛也不受你的骗了!你给我滚回家!"
回到家,李逵问李贵讨来的钱给老娘买了几付药,买了多少吃的。李贵嘴里象塞满了驴粪蛋,吾吾嘻嘻说不出道道来。最后不得不认罪求饶。李逵越问越气,抓起绳子把李贵的双脚拴了起来,吊在房梁上。一边吊一边说:"今天我叫你把骗人的鬼话全倒出来,把骗来的吃物全倒出来,倒不够,你别想下来!"说罢问了老人的病情,给老人抓药去了。
抓药回家,李贵早被吊得头昏脑胀,肝花肠子快倒出来了,脚脖子上的绳往肉里猛勒,比刀割还疼。他连连求饶:"大哥,可怜可怜我吧,我发誓改邪归正,永不骗人,永不赌博,好生孝顺老娘。"李逵问:"你说话算数?"李贵说:"我说了不算,舌头烂断,天雷霹死我!"李逵说:"你好骗人,我不听。今天我非把你吊死不可!"李贵吓得尿了一裤裆,尿从肚皮流到脖子上,哭腔哭调地求告:"大哥,你不可怜我,还不可怜我娘吗?我死了,谁伺候她入土啊?”李逵听了这话一楞,心里话,是这样哩,吊死他,老娘谁伺候?自己总不能背他回家,也不能天天来。他皱起眉作起难来。好半天,他皱着的眉心松开了,说:"李贵,你想下来也不难,可得依我一条。"李贵一听有了救,忙说:"十条也依,只要你快快放下我。"李逵不急不慢地说:"我要拜你娘为干娘。""啊?"李贵愣了,万没想到李逵会提出这么个条件。李遥说:"你要听清楚,你娘从今后就是我的娘了,你要学好干正事,不许惹俺娘生气,好好替我伺候好干娘!"李贵一刻也熬不住了,恨不得一口喊出一百个"是"来。
有人问啦,李逵生了李贵的大气,恨不得把他零刀割了,为什么还要拜他娘当干娘呢?原来李逵的性情是直中有曲,粗中有细。他见瞎老婆婆卧病在床无人照管,自己虽然怜悯同情,也不能天天来伺候,只好利用李贵。李逵拜了瞎老婆婆为干娘,就有理有权挟制李贵好好伺候老人。要不,李逵就不轻饶他。这样,李逵临走时板着面庞对李贵又嘱咐道:“李贵你记住:你娘也是俺娘,我过十天就来看一次,来时就捎钱来。你要是不尽心伺候,你今天挨吊还是轻的,记住了吗?”李贵唯唯听命:"记牢了,记牢了,今辈子忘不了!"
据说李逵拜干娘后,李贵还真老实了一阵子,他不敢明目张胆进赌场了,对娘也小心伺候。无奈老人病得重,不久便归西了。后来李贵又放开胆子混迹赌场,赌输了就偷就抢,并改名李鬼,冒充李逵大名,拦路抢劫,后被李逵杀死。此是后话,在此不细讲述。
 
李逵卖柴
 
梁山泊好汉李逵原来家住沂水县境内,小时候家中贫寒,靠打柴熬日月。李逵打了柴,常常挑到县城去卖。他从小身体强壮,有的是力气,百十斤干柴在他肩上,悠悠荡荡耽误不了哼小调儿。这天,他打了一担干柴,正要挑着进城,忽然邻居王小跑来要跟着去卖柴,卖了柴给他娘买治喉咙痛的药。李逵满口应承:
"好呀,都是打柴的穷兄弟,一块儿拉呱儿更热闹。"王小挑着六七十斤柴草,跟着李逵来到城里柴市,等了半
天,也不见来买柴的人。眼看过啊了,才见一个穿长衫的瘦个子郎中来买柴。他瞅来瞅去,最后相中了王小的柴草,讲了一通价钱,最后叫王小把柴挑到他家去。李逵认的这个郎中。上年李逵曾卖给他一担柴草,他刁钻奸
滑,不破大价钱,但柴草已经挑来,王小又急着用钱为娘抓药,不卖怎么办?只好嘱咐王小一路小心,卖了柴后到朱富店中找自己。
王小走后,李逵看看柴禾卖不出去,只好挑到"笑面虎"朱富店里。这里是李逵经常落脚的地方,有时候卖不了柴,李逵就让朱富烧了,他两人很投脾气,互称哥弟。李逵刚落座喝茶,王小回来了,手提一个纸包,一脸愁云。李逵间:"卖了多少钱?"王小苦着脸说:"六百,正好换了这付药。"朱富笑着间:"什么药,这么贵?"王小说:"俺娘喉咙疼。郎中说这药叫马豆铃,回家熬水喝,
包准管用。"
朱富嘿嘿笑了:"真是卖破锅的买生铁,马豆铃在乡下缺吗?到处都有。"
王小抓抓头皮:"俺可没听说什么叫马豆铃。"
朱富笑着说:"就是后娘罐子呀,秧拖得老长,上面结了些铃铛似的小罐儿罐儿。"
李逵一听,"嗷"地一声跳起来,象挨了蝎子萤似的,吼道: "卖了馄饨买面吃!王小,你的柴担上不是好些个吗?能这么贵。?"
朱富说:"这个郎中是一个鸡蛋能算出四两骨头的家伙,仗着他姐夫在县里当官,专门坑人。他不是相中了你的柴,是看中了上面的药草,贱买了翻手贵卖给你,嗨,坑人不外行。"李逵一听,气得大眼鼓成铜铃铛,气狠狠地说:"这鸟人,
去年我来卖柴,里面也有后娘罐子,怪不得他看中了。这混帐东西,赶集多了,今回算碰见亲家了!"说着顺手摸起朱富的劈柴斧头,喊道:"王小,走,和那混帐东西算帐去!凶牛死在屠夫手,咱叫他吞下骨头屙瘦肉!"
朱富一愣,忙间:"算帐?也用得着斧头?”
李逵脖子一梗:"先劈他两斧头,再和他讲理也不晚!"
朱富夺下斧头说:"你呀,净想惹事!"
李逵说:"砍净这样的鸟人,老实人才得安生。今天不能便宜了他。"说着拉着王小就走。
王小怯生生地说:"李大哥,不去吧。都怪我没能耐,不知道马豆铃就是后娘罐子。"
李逵眉毛一竖,火星子乱抖:"怎么7咱挨了坑还怪咱?天下哪有这歪歪理?没说的,讲理去,你娘还急着甩钱治病呢!"
李逵一手扯过药包,一手拉着王小,走街串巷,拐弯磨角,不多会儿找到郎中家。那郎中正得意地吩咐伙计们摘柴草上的马豆铃呢。李逵进门就喊:"坑人的家伙,你李逵爷爷来了,赔柴钱!"
郎中吓了一跳,抬头一看,见一个黑大小子闯进门,肩宽腰圆,腿长臂粗,两眼冒火,满脸挂着怒气。他一看心里有些慌,可一想跟前伙计众多,还怕天塌下来?就装腔作势,满不在乎地故意间:"谁坑人?你他妈血口喷人,老子不饶你!”
一句话点着了李逵心中的怒火。他一个箭步冲上去,左手抓住郎中的衣襟,右手一挥,"啪,啪"两巴掌,郎中的腮帮子立时成了发面饽饽。李逵说:"说我血口喷人,看看谁是血口!铁牛爷爷可不是好坑的!"
郎中挨了实实落落的两巴掌,血沫子从嘴角噗噗往外流,腿肚子打哆嗦,可他一想起在县衙当官的姐夫,想到自己从没吃过这样的亏,今天怎能咽下这口气?又壮起胆来喊叫:"伙计们,你们都挺尸去啦?还不给我打!"
伙计们听他一喊,从惊恐中醒过来,扔下手中的马豆铃,吆喝着冲上来。李逵一看,怒气又长了几分:哼,爷爷管教孙子,你们来凑热闹,就怕来少了,来多点,俺铁牛正好过过瘾!他飞起一脚,郎中象捆柴一样扑通倒在地上。李逵伸手攥起郎中的两条腿,象抡小鸡一样抡起来,那郎中只觉腾云驾雾一般,不一会儿便魂不附体。伙计们拥上来解救,被纷纷撞倒。他们连滚带爬逃出圈外,不敢近前。
郎中这才知道这位自称 "李爷爷"的人厉害,直喊:"饶命啊,饶孙子的命啊!"
李逵扔下郎中,指着王小对郎中说:"你说你没坑人,刚才他一担后娘罐子换了几个马豆铃,这算不算坑?”
郎中的肝花肠子还没回到老地方,趴在地上干恶心,结结巴巴地 说:"是我坑他,是……是坑他。只求、求您饶命,柴钱我赔、赔他!加倍赔!"
李遥喝道:"混帐东西,谁让你加倍赔?你只要公平买卖,别弯弯着心眼坑老百姓,爷爷就饶你。快起来,按你卖马豆铃的价钱赔王小的后娘罐子钱,黄瓜茄子两不拐。"
郎中磕头如捣蒜:"是,是!小的就这一回,今后再也不敢了。"李逵又火了:"你说只干过这一回?去年我卖给你一担柴,里面也有许多后娘罐子,你没多出钱,当药卖了高价。你当面说谎,俺再赏你三脚。"
郎中一听,吓得磕头像鸡啄米,苦苦求告:"李爷爷,别赏了,再赏就要了小的命了。小的一同赔你钱!"
“谁稀罕你的臭钱,只叫你再坑人之前,想想你李爷爷。”郎中心中万般恼恨,心想自己是县官的亲戚,没想到吃了这样的亏,真是张天师叫鬼搧了耳光。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,这时刻姐夫也救不了他的难。他怕再惹这粗野汉子生气,自己皮肉受苦,只得从屋里捧出大把银子叫李逵和王小拿。李逵对愣在那里的王小说:"你的柴担上的后娘罐子值多少银子,你就拿多少,不多拿,也不能少拿。"
王小抓了一小把,扔下那包药。李逵领他就走,临出门又回头吆喝道:"爷爷叫李逵,家住城西百丈村,下集还来卖柴,你要告官就尽快告,要抓爷爷,下集就到柴市里去。"说罢扬长而去。
[点此返回]
主办:临沂市沂水县地方史志办公室

沂水县史志办公室    地址:沂水县正阳路19号

电话:0539-2251457     E-mail:ys2251457@163.com

网站备案许可证号:鲁ICP备11003064号    鲁公网安备 37132302000114号